« Home | 和平者獲救 » | 樞機 » | 諾沃克病毒 » | 生死的荒謬 » | 明天預告--忠誠夥伴 » | 星期天談談離開教會 » | 爭一口清新空氣 » | 宣道會何時才會說話? » | 加拿大電影節 » | 湯福施的苦杯 »

也談董驃

在香港,評論足球賽事有林尚義.體育新聞報導有伍晃榮,評論賽馬實況的要數董驃叔。為什麼三位年過六十的老年人,他們的一張口至今仍然深入民心?

驃叔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他對馬匹的熟識,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本活字典,無論是賽事條例、馬房背景、高層運作以至國際馬壇的大事他都瞭如指掌。他對馬匹的觀察有獨到的眼光,而且對馬匹壯態和表現有著其自身的獨特見解。當大家一窩蜂去提倡品種馬學的同時,惟有他力排眾議,更為關注馬匹的臨場狀態。他的獨立思考配合其幽默的評論手法,不難成為馬迷們的最愛。

此外,賽馬本身是一個小圈子的活動。但董驃就是感於犯險去批評騎師以至馬房表現人,而且每每指指點點青筋盡現。據報導他因著其敢言的性格以曾糟人埋伏毒打,可是其風骨更能廣大馬迷對其的評論的佩服,直接奠定其今日的公信力。

簡單來說,驃叔擁有的特質,就是「慬說」、「會說」和「敢說」--他的賽馬學問使他言之有物,他的幽默評論令賽馬如形活現,他的敢言令廣大的觀眾心服口服。而事實上,與他同期的林尚義和伍晃榮也有相似的特點:他們對體育知識豐富博學,也善於已生動的體育資訊介紹給觀眾,最重要是他們敢於犯人所忌,無論是林尚義對本地球員以至球會的質素的批評(他本身曾經是球員,與不少球會重要人士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抑或伍晃榮對爭取體育新聞能夠播多半分鐘的執著(在他的傳記可以見到他如何與新聞部高層硬碰),均表現了「媒體體育學者」的知識、技巧以及堅持。這份高尚的靈魂情操,就是他們至今在體育資訊仍然舉足輕重,有如民間學者受尊重和歡迎的原因。

可是,今天的體育媒體工作者又是如何?不少觀眾都非常慨嘆今日的「講波佬」可能連球員姓甚名誰也攪不清。每逢跑馬日都會聽到那些主持「我都覺得這對馬匹的狀態非常重要」的廢話,難怪不少馬迷的注意力只集中在螢幕的投注賠率上。當體育新聞報導再勾不起你的興趣和期待,突然之間,我們像失落在某一個時空,像是少了嗅覺一樣,運動項目可能一樣,但像是嗅不出令人醒神的氣味來。

可惜,這已經不再是一個著重真材實料的世代。每一次當我帶著工作的疲倦聽著電視又或電台轉播體育比賽,那群滿頭金髮卻言之無物的「節目主持人」所製造的噪音,令人感到非常髮指,每當他們的評論程度連中五會考生的小組會話考試也不如的時候,我都會不期然地回想回歸前社會氣氛也是「慬拚」、「會拚」和「敢拚」的好日子,也令人想念那批包括驃叔等老薑的火氣與聲線。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