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鍵情 » | 第一千個點擊本貧民區的網友 » | 華南稚農文明  九月欣澳展現 » | 平安米 把悲痛終止 把憤怒提出 » | 《盂蘭米包臭 路有跌死骨》 » | 轉載:我們都在看新聞 » | 你試過被別人拋棄嗎? » | 人神共悲 - 伊拉克人踩人死傷逾千 » | 當教會走錯路 - 回應christy » | 國內(深圳)屍體處理親身考察暨實習後有感 »

陶傑的傲慢 - 回應暉就「稚農」一詞的感慨

《華南稚農文明  九月欣澳展現 》一文登出後,明暉作出了以下回應:

稚農,學了那些陶傑的措辭! 曾幾何時我粉喜歡他滴文章,但如今不看。很反感,很傲慢!!

十年前當我還是明報的小讀者,我非常欣賞他的文藻。一件不經意的小事也可以讓他加上家國恩情的元素在當中,這對一個中學生來說是極其不可思異的事。

當然人大了,知識多了,人生閱歷多了,對事物的看法有所不同。

這幾年的陶傑也真令人失望。當然他已經成了全城最紅的才子。但才子的驕傲完全流露於他的節目和文筆上,其心胸的闊度與其字裡行間的天空完全成反比。

但我們得問一個問,是什麼令他變得如此傲慢,他的傲慢是否有理由呢?他的傲慢又是否合理呢?我們不喜歡他的態度,但又是否能以此為鏡,自我省察呢?

在陶傑的口中,小農一字不是帶貶意的,貶抑的其實是你和我的內心,因為你本身看不起他們。

人家傲慢,也傲慢得起,原因他心中有貨,這一點,是很多反陶傑的人領教不起的。

我也不太喜歡陶傑了,原因和大家的理由差不多,但撫心自問,是否因他高傲的言論,直接影照我們內心的自卑感,所以要令我們找套米奇老鼠的道具頭,遮掩自己的醜相呢?

孟子曰:「吾於《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或許該是我對該位作者以及很多作家和文章的態度,一言以蔽之,批判精神。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