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陶傑的傲慢 - 回應暉就「稚農」一詞的感慨 » | 鍵情 » | 第一千個點擊本貧民區的網友 » | 華南稚農文明  九月欣澳展現 » | 平安米 把悲痛終止 把憤怒提出 » | 《盂蘭米包臭 路有跌死骨》 » | 轉載:我們都在看新聞 » | 你試過被別人拋棄嗎? » | 人神共悲 - 伊拉克人踩人死傷逾千 » | 當教會走錯路 - 回應christy »

筆情 - 回應暉對鍵情的回應

如果你問我,我最懷念中學用原稿紙和原子筆在中學的民主牆貼大字報的日子。

可能我是半文科生,會考時有報讀中國歷史,能於非常短的時間寫得近千字的評論(縱然論點多是背誦的),所以當我寫大字報,要我隨便作千多二千字根本不成問題。

用筆書寫比用電腦鍵入,就是多了一份「執著」,那份肉緊不是用鍵盤輸入所能比擬的。

因著對議題的關注和「肉緊」,字體力量形態會有所不同,這是用任何華康全真字體法也不能模擬的。

沒有感情的文字,就只是一堆行屍走肉,浪費你我的青春,污染讀者的視網膜。在資訊科技發展下,文章寫作已經提昇至電腦層次,我相信很少寫手還會用紙筆去寫出自己的心聲了。

電腦無疑方便了作者,也方便了讀者,你今天可以在網絡以至手電接觸我的文章,這也是拜科技所賜。無疑好的作者透過文字就足以將心聲傳遞,可是從字跡的形態所流露的作者風格,就蕩然無存了。

當我們現在經常地使用電腦去寫文章,給了讀者很大的方便,但當重要的輸入工具不行的時候,的確是十分苦惱的事。電腦已是我們生活中的伙伴了。

我也承認我寫的字不美,甚至是潦草,所以用電腦把我所想的在用整齊的文字列出來。我們可能會認為追求字体上的美觀不是大問題。但每個人都有其個性、我們未必看到其個人的風格或性格。但每個人的風格可能會令我們有另一些啟發。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