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默默的奉獻 默默的離去 - 阿傑的故事 » | 給sindy -- i was a christian » | 身份、角式、對白 » | 秒秒鐘都是污染 » | 以痛為友 » | 和教會分手 » | 真誠騙香港 » | 他賣我俾迪士尼 » | 十元功課 » | 醫學新聞信息的傳遞錯謬(三) »

悲憤莫名

看完《阿傑的故事》的回應,我感到悲痛莫名。

如果我寫阿傑這個真真實實受傷心靈的真人真事,被你們的感覺,是因為教會活動文化的問題而導致阿傑離開;如果你們認為發展體育事工是對阿傑事件的歸宿答案或處理手法,如果阿傑的問題被約化內向和外向的問題,那麼坦白的問一句,這和阿傑的會友有甚麼分別呢。

我們真的以為是教會的活動模式或事工把人留在教會嗎?我們真的以為是教會的知性討論或講壇水準叫人留在教會嗎?我們真的以為那個弟兄是因為得不到別人的讚賞而離開教會嗎?我們真的以為信徒離開教會是因為性格取向使然嗎?

斷乎不是!我再說,斷乎不是。

吸引人留在教會並委身信仰的,永遠是主耶穌基督的生命,教會本身就是一個天國的預支,進入教會,我的期望是學效耶穌,透過肢體去認識到耶穌的真實。耶穌的愛,正正是透過你活生生的人去別人道明。

我們經常以為離開教會的人自己選擇離棄天國的道路,其實我們每一倨人正正是破壞天國道路的兇手。我們那份自私、無恥將人和上帝分開,我們的生命令人懼怕成為基督徒,因為當中只有假仁假義。信徒不將一個人的生命看為「人」,看為是有上帝的形象在其中,這恐怕正正是教會真正的問題。

不要再將問題諉過於教會文化、活動安排以至會友性格了。你條命是叫人留在基督當中,抑或是叫對基督失望甚至選擇離開?你的生命是否一個趕客的生命?我相信這才是我們更應該反省的問題!

i think i jus understood something. by reading this. or rather, u reminded me of something i once knew.

thank you

吸引人留在教會並委身信仰的,永遠是主耶穌基督的生命,教會本身就是一個天國的預支,進入教會,我的期望是學效耶穌,透過肢體去認識到耶穌的真實。耶穌的愛,正正是透過你活生生的人去別人道明。

i get ur point about love.

but u said 教會本身就是一個天國的預支..

i dunno how to believe in 天國.

Only people who go to church are entitled to enter 天國, right?

Tolstoy: 行善, 在地上建造天堂.

Is that not enough?

Immortality, or the after life, I couldn’t possible envisage. What’s the point of it? Is it THE only standard where our actions can be judged as truly good or truly bad? Otherwise everything is possible (Dostoyevsky, Brothers Karamazov) and everything would be arbitrary according to the law of man.

ok.. I might have answered my own question. I mean, maybe that’s the theory, but I still don’t know how to believe in it, I don’t have a gut feeling about this whole thing. Why’s that?

路加福音說「 神的國(即天國)就在你心中」。可是大家的心裡有的是天國,還是耶穌說的一堆白骨? 或許我要對肥榮的意見說一句"Cam Anh"。我只是道出了「很多教會較有利outgoing的b/s,如多搞社交性和體育性的活動的文化」的實情,並非說事工就是解藥。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