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這夜,你睡得安詳嗎? 請為南亞地震災民祈禱 » | 梁國雄,你是否江郎才盡? » | 如果陳慧琳和陳曉琪合唱《他賣我俾迪士尼》 » | 悲憤莫名 » | 默默的奉獻 默默的離去 - 阿傑的故事 » | 給sindy -- i was a christian » | 身份、角式、對白 » | 秒秒鐘都是污染 » | 以痛為友 » | 和教會分手 »

《他》不是一首中性的歌

有網友提出《他賣我俾迪士尼》不是一首好歌,因為歌詞內容有偏向性,在真實性和全面性的前提未能滿足下,很難去定斷我們歌詞的資訊是善意抑或是惡意的。

看了該留言後,我會心微笑,想了一想,又再一笑。都只不過是一首改編歌詞的作品,要把它無限上崗看為對迪士尼的總結,背後懷著一些不明所以的代表性,那恐怕是過言且過譽了。

《他賣我俾迪士尼》的顛覆性,在於它用一個普及文化的方法去包裝一個不普及的文化訊息。那份幽默的土炮製作,為迪士尼這個文化議題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

而事實上,在過去的一年,有關迪士尼的討論,正反雙方均有不同且充實的論據。只要你願意打開報紙又或上網尋找,一定找到不少出色的評論文章以及回應。

我們無必要要求每一篇文章都要中性處理一個問題,相反我們應該建議社會容許不同的聲音在一起,百家爭嗚,互相提醒。

歷史其實已經提醒了我們,當董仲舒提倡獨尊儒術而將百家貶抑時,就是中國思想之風的死期。
所以,我們提倡在閱讀迪士尼和其他社會問題時,持不同的觀點和態度。正如我會讚揚機構提供了工作機會,也欣賞他們最後取消魚翅為宴會選菜的行動,但同時我們亦而需要對其非人化的工作環境以及企業態度作出批判和反思。

其實問心一句,過去的日子在主流以及非主流的媒體,迪士尼的價值透過不同的影象音樂,無遠弗屆達到全港七百萬人的家中。打開電視機抑或走進便利店,你都會看見迪士尼訊息的臨在。廿四小時每一分每一秒總有米奇老鼠陪伴你身邊。

但試問,難道這個「文化靠邊」是一個中性的現象嗎?甚至是一個良性的現象嗎?當網絡歌手也高歌讚頌迪士尼的煙花美麗,我相信這種文化單一性才是最危險的。

稍後出現的「改歌詞潮」,使《他約我去迪士尼》改成了不同的版本,有些將歌詞內容改為失戀、拋棄,有些則充塞著許留山的甜品精選,有些則將欣宜駡到體無完膚。這些都是逗人笑聲的作品,會令讀者的快樂荷爾蒙維持多半小時,但卻不能令腦細胞得到撞擊,為思想和生活帶來反省,難道這些就是良性的資訊嗎?

我們希望做到的,就是為這花花世界帶來一點點反思的聲音,當你聽我們這一首歌的同時,願意動動腦筋去想想歌詞中作出的提問,就已經是成功了。我們希望在這資訊充斥的社會上,帶來少少另類的意見和思潮。作品談不上優質,也不算是創新,但如果我們的耳朵連接受這三分鐘的聲音也沒有勇氣,我們的社會其實是可悲的。

閱讀迪士尼和閱讀生命,需要不同的角度,也需要不同的堅持。我們希望為社會提供多一種閱讀的方式。當耳朵只會聽到迪士尼奇妙世界的悠揚樂聲,我們希望透過此曲讓你反省歌韻背後的問題;同時,當反迪士尼的方法千篇一律都是示威罷玩,論述永遠都只會見諸於文章報刊上,我們是否可以用另一手法去推銷我們對迪士尼的疑問和反省呢?

如果你問我,這首歌不是一首中性的歌,但這是一首使社會氛圍更良性化中和化的歌。社會若被單一意識形態操控,無論其背後的「動機和立心」是多麼的偉大,本身其實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

所以當你欣賞《他約我去迪士尼》時,也放些心力聆聽《他賣我俾迪士尼》;當你欣賞迪士尼的動畫,也請看一看這奇妙花世界以外的畫面。這才是擴闊自己的思考角度和空間的不二法門。

一晚聽港台節目「原林部落」(一個專講blog的節目,一至五0100-0200),聽到Kellyjackie和Royals一眾成員的專訪。播「他約我去迪士尼」時,不知為何越聽越不想聽! 是我看到Kellyjackie年紀輕輕就那麼「成功」而自愧不如還是什麼?

不用著急,你寫的blog也不錯呢,起碼令曾經喜歡集郵的我也感興趣。不過,如果可以更頻密的更新那就更好了。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