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基督教徒過度浪漫症 » | 同行終路 » | 迪氏眼準板 » | 朋友是為患難而生 » | 書介:伍晃榮 《波係圓既》 » | 迪士尼對《他賣我俾迪士尼》的回應 » | 感謝 » | 自圓其說的信仰理據 » | 《他》不是一首中性的歌 » | 這夜,你睡得安詳嗎? 請為南亞地震災民祈禱 »

甲型肛炎與肛交

作為一個基督徒,我對明光社就「性別歧視條例」的立場宣告手法非常的反感。我沒有足夠證據去支持同性戀者就有關性別取向是天生的立論,我亦明白同性性行為在醫學統計學上與某些疾病的關連,我亦相信同性戀絕對不是上帝就性別創造的原意。可是明光社和性文化協會這幾個月就有關問題對教會以至公眾所作的宣傳和立論,以及其背後手法,令我對他們的失望程度與那一群走上去衝擊榆林書店的同志團體一樣--不知所謂。

事實上,打從今年起首我已經停止對某些機構進行奉獻,雖則他們對監察傳媒上有非常良好的果效,但良心告訴我現階段需要更有理智去對所奉獻的金錢運用方法有所監察。

最近一群醫護人員就對同性戀者的醫療問題作出的聯合聲明引起了不少討論。作為一個醫療工作者,我對發起機構的取態以及文筆非常非常的反感。無論如何,我認識當中不少的聯署者,他們是非常優秀的醫護人員,那些在網上聲稱要「罷看」該群醫生的人,某個程度只反映了他們的無知和因言而棄的「小家」心態,那和那些一味製造歧視的群體一樣非理性,一樣要不得。

OLIVER,你可能為那群醫生而「勞氣」,但如果你認為他們「明知錯誤」也去聯署,那可能反映了我們對甲型肝炎的傳播這問題的不明確性。

我無意為他們是否有看清楚而辯護,但我相信甲型肝炎可以透過血液傳染是一個生物學上已經共知的事實,縱然過案非常罕見。而事實上有文獻計載過那些數宗甲型肝炎爆發發生在接受輸凝血因子的病人群(clotting factor recipient)

而實際上,有不少文獻就甲型肝炎在不同特定的群體爆發有所報導,特別是性伴侶眾多的同性性行為男士和靜派注射的藥物誤用者身上(唔好聽的,就係濫交既基佬同埋道友)。

同性性行為是否甲型肝炎的一個危機因(risk factor)尚有待研究,但下列的危機因已經是已知會增加男同性戀者患上甲型肝炎的危機因,如眾多性伴侶、口肛交、多次染上梅毒。

而實際上男同性戀者比男異性戀者有更高風險患了甲型肝炎這個論點,已開始被收錄在不同的教科書甚至網上期刊。

所以我雖然對聯署文件非常反感,但我們必定要明白,他們所作就有關甲乙丙丁型的肝炎與同性性行為的關連宣示是有醫學根據的。

我個人的感覺是,那份聯署聲明無助各方人事溝通,更只會加深別眾人次間的敵意。不過,我們也無必要過份同情那些同志團體,因為他們不少是熟練的社運攪手,只不過他們今次的對手,是一群只會自圓其說,活在虛偽浪漫的教徒而已,所以討論一片倒。

不如我問多你一個問題,為什麼有關甲型肝炎和同性性行為的關係的醫學研究多在十年廿年前經常刊登,今天得消失得無影無縱?

CDC: http://www.cdc.gov/mmwr/preview/mmwrhtml/00016243.htm
哥本哈根報告:http://www.eurosurveillance.org/em/v10n05/1005-223.asp

「肝交」? 肛交也罷! 不過你這種說法很新鮮,肝膽相照的友情不就是「肝交」麼? 「心交」有嗎? 深交就有。

是是,對不起,我們用慣英文,要將英文字眼轉返中文其實很吃力。明天我工作完成後再改正。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