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屠夫之死 » | 非典型請辭必須交代 » | 黎明的舊唱片 » | 轉載獨立媒體黃國堯牧師訪問 » | 憤怒,因為公義被沒埋 » | 長生豪庭 » | 網朋博友 » | 星期天談明天奧斯卡 » | 非典型增長 » | 恐怖份子 »

不是太乖 而是太蠢

作為千多名聯署要求中大停止胡亂建設,護樹保山行動的其中一人,我對校方的所謂回應不無失望。正如黃世澤兄所言,我們有必要把行動升級。
 
可是,當我見到一群獨立媒體前中大校友的一連串「保樹立人」的行動,並隨之而來主流媒體的報導,我的內心不期然喊了一句「低B,死蠢」。

如果校方明晚凌晨十二時就要把池旁路的大樹剷平,那麼就有必要透過較激烈的行動去引起公眾的關注。

不幸地,這群保樹立人的快閃油漆黨,身體留著衝動和自以為是的血脈,在「報導新聞之餘同時製造新聞」的自我免死金牌下,先在深夜把「保樹立人」四個大字漆在行人路上,第二天又把又用簽滿名字的黃布條綁在沿途樹木上。可想而知,他們的行動惹來不少爭議和批評,亦令不少大學同學覺得反感。

幼稚的地方,不僅在於這群社運老手令到原本受支持的行動在主流媒體上出現了反效果,更因為他們的行動欠缺了香港社運界一向最不在意卻以為最在行的「民眾基礎」。當別人怕了保樹行動,還有人會支持保山護樹嗎?

當破壞環境屬於政治不正確的今天,我看不到甚麼原因校方最後會誓死企硬不肯讓步。而事實上,就是因為問題的政治不正確性,才會激起不少校友和同學的反應。

中大的保樹行動,就真的只是保護池塘路那幾棵樹嗎?當然不是。砍樹的背後,還有千千萬萬不同的議題,例如如何在發展和保育當中作平衡,樹林的人文教育作用,中大作為山城大學的定位,院校之間彼此競爭以至胡亂建設所帶來的破壞,誰有權為建設和拆毀作決定,誰才是中大和其他大學的主人翁…

我們需要的是一場公關戰,透過輿論傳媒的壓力,令大學當局對校園保育要有更多的承擔,更引發公眾去就這些題目有更多的討論,最終甚至可引伸至我們對這個城市保育的願景關注。

困難嗎?不困難。一千八百個回應當中,有幾多是今天的傳媒中人,有影響力的人士,以及知名的學者?那份隱藏在媒體的力量,其壯大程度其實是不可估量的,特別是在中大評議會名存實亡的今天,我們需要一個強以有力的議題來凝聚校友,保樹行動本來就是最好不過的議題。

成功的政治領袖,就可以一石激起千重浪,把一個議題催谷,從以使無數議題作引爆,引起連鎖反應,這就又如昔日龍應台之野火,直搗社會的深層結構問題。

可是,一個再好的議題,落在這批慣了用七十年代社運模式去思考行動和運動的社運人,就只會變成與群眾疏離的運動,再崇高的理想和召命,也因他們的身體和文字的暴力,變得沒有了感召力。

龍應台說,今天的大學生問題在於太乖,這一點我非常同意。很多只慬得為宿舍雪櫃的燒賣被偷而發火的大學生,他們的內心沒有任何反動、反抗和說不的可能性,他們只會成為時代的奴隸,自我被掩埋在歷史的濁流當中。

可是,我得再一次說,今天社運界的人兄,他們不是太乖,而是太蠢,蠢到一個地步,將上好的議題糟蹋,令更多中立的人士走向敵對的陣營,也嚇怕那些支持自己的溫和派。

為什麼社運人永遠與群眾如此疏遠,明明是一單會一呼百應的議題,為什麼要做到如此「犯眾憎」?

我反對砍樹,我支持環保。在龍應台心目中我絕對不是乖人。我不否認那些熱血中年的獨立媒體成員有著高不可攀的德育品格,可是,這卻只是人文素質的最基本入門。若果我們沒有了龍應台所說的「知識」和「知性技巧」,成為行動的輔助,我們可能只是多了一個學位的維園阿伯。

用世澤兄的一句說話作總結:「如果我們有一腔熱血,但搞不好劇本,也是徒勞無功。」

延伸閱讀:
李學斌《問題在哪?》
黃世澤《不用乖,但要講策略》

我冇留意新聞。
但係我諗唔明,塗幾隻字o係條行人路上面,點可能被講成「刑事毀壞」甚至引起反感。

家陣破壞左乜野呀﹖
(當然,我並不是同意塗鴉)

回方潤:

這次沒有引來主流傳媒太勁的抹黑,因為星島、文匯、大公三份本身也是海軍鬥水兵。

但問題是,如果這群社運分子,一而再,再而三去在策略上自殺,是什麼事都不見得能做成。

在臺灣的東海大學,東海的學生也蠻關心校園的自然景觀。常常質疑、抗議校方的校園建設規劃不夠完備,破壞東海大學環境的整體美感。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