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網朋博友 » | 星期天談明天奧斯卡 » | 非典型增長 » | 恐怖份子 » | 斷背山與教徒恐同症 » | 讀書組 » | 最後的尊嚴 » | 教妳去看斷背山 » | 去飲前談女性主義 » | 星期天和教徒談斷背山 »

長生豪庭

豪仔博格上看到一則很似樓盤廣告的墳場靈位廣告,用上了「xxx第二期發展快將落成」、「上佳位置歡迎預定」,一個不留神還以為「寶x山」是沙田豪宅,比得上美孚與荔枝角之間狀似數副垂直擺放的棺材「曼x頓山」那麼高貴時尚。

最令人心寒的是,不少香港人活著已經只是為李嘉誠去賺錢,估不到死後仍然要為「長生祿位」而營營役役,未死便要先過問陰間事;而且此服務還有預繳安排,誓要在你吞下最後一口氣前從你的口袋爭取一切可能的賺錢機會。這不知應該看成貼身安排抑或人生悲歌。

在深圳處理骨灰的經驗令我發現,中國大陸在骨灰處理上比我們文明和先進多倍。殯葬儀式可以六百九十九元從簡處理。骨灰甚至可以留在田園,散在每一夥青苗上,以潤澤樹林,真真正正做福後人。

況且把骨灰放在骨灰龕,真的是化塵歸土嗎?可以,不過要等待你的骨灰龕也腐化了,這恐怖又要等多百年之久,你的骨灰才可以親吻地土,你的靈魂才可化蝶飛翔。

所以,我經常對人說,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死去,請把我的骨灰散落在中文大學的吐露港,以及我工作醫院的小山坡。因我相信,這是最簡單最直接最方便最小手尾而能夠回歸自然擁抱造物的做法,而且也是零污染。

一個人在生時已經為居所問題勞勞碌碌營營役役了了大半生,還要為死後的居住而煩憂打算,究竟要到甚麼時候才可以獲得真正的解脫?

若是我,請把骨灰撒在崇基的小橋流水,沿川流不息的溪水把我帶入憩靜的未圓湖。

豪仔咁詩意既。

我的就要用來種花種果種草,我喜歡「生命力」,把我的死亡化成生命,最好不過。

靚女

政府都是七八十年代打後才逐漸干預喪事,逐漸規範化。因為這些措施的緣故,喪事的事情變得越來越簡化。不過,當時港英政府並無進一步嘗試鼓勵更加「文明」的治喪方法,例如你所提到國內正在嘗試的那些方法,將骨灰撒在花園中,回歸自然……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