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世界盃飲食攻略 » | 醫生的肩膀 » | 深情感覺or無病呻吟 » | 立見天國 » | 微創手術真的微創? » | 再談全民養老金 » | 強攻弱守vs轉守為攻 » | 雲祖栢 Paulo Wanchope » | » | 全民養老金 »

越過我們而去?

深圳和香港,其實只是一河之隔,加上每天數以十萬計的人口的流動,惟有那些愚昧無知,思想仍然停留在上個世紀的人,才會認為香港是一個地理上獨立的城市。

不幸地,這種無知和反智,再一次出現於我們親愛和尊貴的教徒朋友。

以下是刊登於六月十六日明報,《每日早晨八點鐘,祝福香港五分鐘》的廣告:
深圳出現的人類禽流感疑似個案,並沒有清晰接觸禽鳥病歷,成為內地第三宗類似病例;港府十分關注事件,並懷疑H5N1禽流感病毒可能已「隱形」和出現隱伏傳播(SILENCE INFECTION),即禽鳥已感染禽流感卻無病徵,最後將病毒傳人。

賜人亮光、使人明白真理的主,在這末世的日子裡,我們透過不同的災難,叫人更深體會人能力的限制。主啊,昔日在南亞海嘯中,或是美國新奧爾良的風災裡,叫人心裡明白,原來人是否得著拯救,看來不是因為科技先進,也不是因為財雄勢大;究竟這是甚麼世情?求主賜人智慧,叫人看得明。

使人得智慧、能夠認識真相的主,透過這些災情,我們梁感聖經上的提醒真的使人心靈甦醒──「君王不能因兵多得勝,勇士不能因力大得救。靠馬得救是枉然的;馬也不能因大力救人。」(《詩篇》第三十三篇十六至十七節》掌管生命的主,透過末世一幕一幕的情景:傳染病的肆虐、天災的難以測度、世人應付逆景的能力……,都教人知道人類世界不能自己拯救自己。主啊,我們真的需要救主,求主保守我們的城市,叫一切病毒,特別是H5N1,要過門而不入,越過我們而去。願主成為我們的蔭庇,成為我們的避難所。感謝主,奉主耶穌基督聖名求,阿們。

原刊於昨天的明報,原文網址

本是一篇教徒們用未世意識來宣揚宗教理念的文章,作為非教徒的我只有尊重這個宗教群體的品味選擇。

不過,最後一段「求主保守我們的城市,叫一切病毒,特別是H5N1,要過門而不入,越過我們而去。願主成為我們的蔭庇,成為我們的避難所」,卻(再一次)令我對這宗教群體產生莫名的反感。

這種「越過我們而去」的教徒自保心態,已經不是第一次見於疫症的發生上,而事實上,無論是國內流行非典肺炎而香港未有沙士的時間,又或上年各省市出現大量鳥類因禽流感死亡的時候,這個全香港其中一個發展得最快最有認受性的教徒團體亦曾作出類似的祈禱。

這種「越過我們而去」,其實源出於「passover」(逾越)的概念。舊約聖經中最經典的逾越場面,就是當上帝在《出埃及記》降下第十災予迫害以色列民的埃及人時所發生,當時摩西吩咐以色列民以羊羔的血塗在房屋兩邊的門柱和門楣上。耶和華就會因為這記號,「我擊打埃及地的時候,一看見這血,就越過你們去,災禍必不臨到你們身上毀滅你們。」(《舊約聖經.出埃及記》十二章十三節)

這正正是逾越,又或「越過我們而去」的原本意義。當上帝對敵對者施行懲罰時,特別保護屬於祂所選擇的子民,免受全地性災害所帶來的損害和死亡。

所以我真的擔心這群教徒,當他們多次引用「越過我們而去」這經文的時候,是否真的知道當中的含意以及聖經典故。

當「以勒基金」撰寫此禱文並引用此經文的時候,是否形定禽流感是上帝的懲罰?當教徒在一河之隔的深圳出現禽流感個案時求上帝讓病毒「越過香港而去」,是否表示香港擁有以色列民的身份,特別蒙受上帝的祝福,而中國大陸就像埃及一樣深受上帝的憤怒?所以得不到上帝的保護呢,甚至要遭到疫症的擊殺呢?

香港和深圳只是一河之隔,除了本地的檢疲衛生的確比內地較好外,在地理上我們實在沒有甚麼原因令我們這城市發生禽流感的風險比其他廣東省甚至國內的城市低。即是說,當深圳發生個案時,無論是香港、珠海抑或是澳門,甚至是廣州,風險系數一定會提昇,我們可以和應該做的,其實是加強衛生以及出入口檢疫,僅此而已。

問題是,這群教徒的禱詞,背後的「大香港主義」,委實令人憂心。當疫症已經不經是一個跨國的問題,我們的教徒朋友,仍然自立城牆,把眼光自困於這小島之內,看不到禽流感問題的國際性,每天妄想自己的城市有基路栢的保護幸免於難,這種以自身為中心的短淺眼光,很難相信依然存在於回歸後的國際都會當中。

我無意批判教徒就「叫一切病毒越過我們而去」這種咒語式的禱詞/口號,我也不相信這些口號,當我認真地記起香港至少有百分之八的人是乙形肝炎帶菌者,當我看見每天的傳染病呈報數字,特別是老人院爆發諾沃克病毒的腸胃炎,我就相信疾病與我們常在,與其求神問卜,不如專心做好自己的崗位,把疾病對市民的影響減到最低。

我絕對支持教徒要為自己的城市祈禱,就正如我們歡迎佛教徒舉行祈福大會一樣。站在一個非教徒的角度,這些宗教活動是導人向善,撇除那一個宗教是對是錯的問題,這些宗教活動某程度能夠提昇信眾心靈,長遠帶來社會的祥和。

每人都可以向上帝祈禱,但當你自己連祈了甚麼也搞不清楚,我就真的懷疑,你是被聖靈感動,抑或是邪靈附體。當教徒的上帝和山神廟的上帝沒有分別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應該對這位上帝和這群教徒留下多少尊重?

教徒口快快之餘,確實反映了「自保」心態,越自保,越罔顧他人死活,這是百分百違反福音精神。
「越過我們而去」是針對瘟疫而言,而瘟疫在聖經中多指用作懲罰罪人之用,我們又何敢罔自稱義?

講起「山神廟」……

以色列的雅威神,最初查實就係「山神」,後來才不只於此,最終成為全地的普世的上帝。雅威神係「山神」這個想法不是老作的,起碼又經文的反證。例如你我在經上讀到:

列王記上20:28, 有神人來見以色列王說、耶和華如此說、亞蘭人既說我耶和華是山神、不是平原的神.所以我必將這一大群人、都交在你手中、 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如果聖經在公元第八世紀之後才經由編修,從口述傳統化成為書,那麼認為以色列人一直都是普世的神的想法就是把後來的普世神觀點反轉頭投射到早期較原始的部落神觀點去了。

To Littleho: 不必那麼快跟以勒基金劃清界線,難道「信耶穌,得永生」,「耶穌洗清你的罪孽,信靠牠的必可在天國一同坐席」,「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上帝必保守你」,「主看顧小麻雀,豈不看顧你」之類的福音見證,我們還聽得小嗎?

我認識的littleho,絕非信仰簡單的人,而是切切實實對信仰以及福音作出反省並不時更新的人。

我不是說基督教不好,但當一個宗教群體缺乏自省的能力,這就是問題的地方。

批評一個人容易,批判一個機構的意識形態難,我們需要更多人,對這種咸水神學作出更多的反省。

不過「願他們越過我們而去」倒是小弟的心聲。

「他們」是指那些對社會無知又要充當屬靈/屬世領袖的那些人。

去那兒?火星,你說好不好?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