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做愛次數與性滿足感 » | 煙民的家人 » | 世界不吸煙日 » | 鳥倦知還 » | 自傷者自付 » | 六四遊行 » | 眼淚 » | 《大便書》 » | 濕地商場 » | 懷念《LittleHo's Blog》 »

鳥倦知還 2

有什麼比一個孩子無助地看著自己母親身患重病,日益消瘦更為殘忍?

但當上帝對此默言不語,毫無作為,容讓病魔去折磨這個弱小軀殼,這個上帝,可能正正是「殘忍」的代言人。

面對殘暴的事,聖經教導我們要為真理發光,甚至為公義殉道。

但當上帝本身就是「殘忍」,又有那個基督徒會向上帝聲討?

這個時候,為上帝開脫的解釋和藉口便會此起彼落。

「或說上帝的工作有其時間表,或許上帝早已為這小孩子的生命準備了路線途。

無論如何,我們要用上帝超然的眼光,去看上帝超然奇妙的作為。」

從前,我會因為這些「辯解」而對上帝深感忿怒。

而這半年,我正正為上帝的殘忍而作無聲和有聲的抗議。

其實這半年離開信仰,又或這兩年離開教會,起初的原因可能是我對上帝的不滿。

「我對上帝不滿」這問題仍未解決,這兩年的尋真,未必令我知道上帝是什麼,但我開始明白上帝不是什麼。

我更開始明白,殘忍的,可能不是上帝本身,而是那些為上帝「護駕」的教徒。

面對冷血的教徒,要不就是不作理會,要不就是誓死反抗,視乎你覺得有幾值得為這信仰去爭戰。

阿公說我不可能離開信仰,離開教會可能只是暫別。

我告訴他,要我回教會的惟一傑件,就是當教會本身是一個戰場,而這場仗非打不可。

面對一個又一個被教徒殘害的心靈,面對一個被教徒歪曲的上帝,我或可以選擇沉默。事實上,選擇沉默帶來的是心情的平靜。

更何況,我敢寫包單,沒有人敢找我回教會,除了阿公的非常教會之外。因為自從我離開基旺後,我遇見不下過百個基督徒,除了阿公外,沒有一個有這「愛心」和「膽量」找我去他們的教會。每每都是說,上帝會帶你前往合適的教會,潛台詞卻是「不過千萬不要來我的教會,我教會不會接待你」。

可是,這兩年來,令我明白沉默本身是一件罪過,對那些被教會而傷的心靈,無疑我也是加入殘忍的一群。

面對「殘忍」,未必一定是以血肉來抵抗。我不想以沉默參與殘忍,但我好像心仍未死。鳥倦知還,看來「還」是一個必然的選擇。

可是該「還」往何方呢?

終於倦了沉默,終於想回巢,那真的太好了!相信很多朋友多次在祈禱中記念你,希望你「心不死」,我想天父也並非真的沉默了。
換個角度來看,那些基督徒朋友只是選擇了以被動的方法―「沉默」去關心你。他們不想強迫你作決定, 希望你在一所與你有共同信念的教會裏侍奉,才會說「上帝會帶你往合適的教會」。或許想得太美好,既然日子還未到,你我還得堅持,相信愛能讓人走出新路。
處身於自我主義的世上,教會也未必是個充滿愛的地方,但我深信這群罪人是因為愛和悔意而聚合,也是努力地學習持守「真善美」的原則。有時走了偏差的路,實需要同路人的提醒和互相扶持,誠意邀請你!
Ashley

hey...肥榮,你既然明白耶神有多無恥和殘忍,又明白教會有那麼多的黑暗,
你又為何要重回那個歌頌那些"暴君"的宗教,看那些貌合神離,自以為是
的教徒們呢?

我也曾有你那種想法,想重回教會。但當我發現無論那一間教會,那一個教派,
都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爭競,藉所謂的教義來大動干戈。然候我再細看新舊
約中人與人(或者"教會"與"教會")間的爭競及手段,以及教會的歷史,你就會
明白"日光之下並無新事"的道理。明白到所有從耶和華所衍生的宗教本質也是
這樣。所以就算到任何一個教會都是同樣的結果,因為這個宗教的本質根本就
不是導人向善,甚至有可能會使人導人向惡。

一個人有沒有宗教信仰並不重要,最重要是有自己的信念。正所謂"我思故我在",
我靈願做個有自己信念,懂得分析的人,好過做一個隨波俗流,盲信暴君的人。

我想你真的好好思索下自己的宗教信仰,千萬不要像我因一時衝動而重回教會,
否則你在教會所見的跟你現在所批評的可能沒兩樣。

最候,我多這天主教網友ngshunchiu教僥我"日光之下並無新事"的道理,令我
看清耶教是甚麼一回事。間接使我更有信心離開基督教。

To Ashley:

肥榮話: 殘忍的是那些為上帝「護駕」的教徒。你就話:我想天父也並非真的沉默了。你關心肥榮回教會與否,又相信肥榮「心不死」証明「天父也並非真的沉默」,也大概相信天父回應你們的祈禱。你們的天父大概跟你們一樣:只關心人回教會與否,其他事情例如依附權勢,姦淫擄掠,天災人,恐同反基,講大話屈人辭職,麻木不仁,疾病死亡,等等 ,天父自有祂超然奇妙的作為。

我相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sisyphus.kmu,多謝你明白到我是關心肥榮的。我並無意曲解他的話,只是說出事情的另一觀點。
世界本來就存在很多醜陋的面目,選擇沉默即選擇被動地接受,面對不公義的事,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也可以愛心化戾氣為祥和。當然回教會後,他仍然會失望,不過面對面討論,總比紙上談兵好。
Ashley

To Ashley:

面對面討論,總比紙上談兵好....

我想你還不太明白,跟本上教會就不可能讓其他
人質疑其宗教信仰。我也和肥榮一樣有過跟基督
徒討論基督信仰的經驗,比起像肥榮所見過的回
應(如這個最經典的"上帝會帶你前往合適的教會
"),我所見的真的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般人認為除教徒外,沒有人會喜歡跟基督徒談
信仰。但我覺得如果真的有人很認真的跟他們談
信仰,我怕只會觸動其神經,說不定將你打落異
端也不定。或許,在教徒面前,大家都是"扮"
"不要問,只要信"會好過一點。

所以奉勸大家免得也不好跟基督徒談信仰,否則
只會自討苦吃。

對你們的經歷,深感抱歉。
你們都是對生命和信仰認真的人,反而被有些教徒的冷言冷語所傷害,實在是不好受。
在信仰路上,有同路人相扶持,當然是件美事。但若沒有同路人,就只好孤身走我路,靠著天父給我們的信心,堅守原則,活出信仰的真義。
我的誠意邀請,不單給肥榮,也是對所有朋友。上不上教會也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希望你們可以重拾對基督的熱情。

The above message is to 夜遊杜拜!
Ashley

我本來想請肥榮考慮天主教會這些比較少保守派因素成分的教會,不過總覺得天主教會裏面仍然有很多問題,而且我自己由於這些問題的緣故也沒有打算要加入天主教會。

新教教會的問題可以追溯到天主教會,天主教會的問題可以追溯到君士坦丁的「一個上帝,一個上主,一個信仰,一個教會,一個帝國,一個皇帝」(one God, one Lord, one faith, one church, one empire, one emperor)。

要擺脫這些,或者可以考慮東正教。東正教的歷史似乎比較乾淨,反而飽受迫害,而且也保存得更多的原始教會精神。基督宗教包括「天主教、東正教、新教」,但當離教者離棄基督宗教時,東正教就不幸順便被遺棄掉,受到君士坦丁的牽連,真可謂無辜。

話時話,香港共有三所東正教教會。

其實終身做個浪客也不錯,無驅無束。

人也有很多問題,不如不要做人了.

這樣加入正教會,動機不純正.

非基督宗教信徒或無宗教信仰者要加入正教﹐首先應該同本地區的正教會堂區聯絡﹐在神職人員的指導下反省自己的意向並學習教理。一旦準備工夫完成﹐就可以安排入門聖事的舉行。在古代教會中﹐慕道時期一般比較長﹐甚至有至臨終方受洗者。但在現代正教會中﹐慕道期並沒有統一的長短和固定模式。神父可以根據慕道者的個人情況和堂區的環境靈活安排。在臨近洗禮時﹐要選擇合適的代父母(不是僅僅敷衍塞責﹐而是要真正有好表率﹐會切實關心新教友靈性生活的虔誠資深教友)並在代父母和神父的幫助下預備需要的東西﹐如洗禮十字架(受洗以後將終身佩帶)白衣(不是一方白帕﹐而是真實的長白袍)。除非有緊急情況﹐如極端缺水的環境﹐或當事人病重等等﹐不然洗禮必須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三次全身浸沒于水中的方式進行。

至於其他宗派的基督徒要歸依正教﹐那必須在正教神職人員的指導下澄清自己的意向。不應該在不正確的意向中改宗(例如僅僅因為喜歡東方的聖像﹑禮儀﹑神秘神修傳統﹐或出于對原先的宗派中弟兄或長上的不滿………)。若經過守齋﹐祈禱和嚴肅的反省﹐覺察到自己改宗的意願真的是出自聖神的引導﹐那就要根據不同的情況接受不同形式的入門聖事﹕通常的觀點是﹐若在原先的宗派﹐通過水﹐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而受洗的﹐就不必要重新受洗﹐只需要受聖膏就可。但是若在原先宗派沒有以此方式受洗的﹐需要重新受洗。若對原先的洗禮有懷疑的﹐可有條件地重新受洗。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關於此類改宗者應該由何種方式歸依正教﹐在正教的不同聖統內有不同的觀點。這並不奇怪﹐“在確知的事上要一致﹐在懷疑的事上允許討論﹐在一切事上要有愛德”

XXXDDDDDD....我覺得呢位匿名者係0黎玩傷口灑鹽0既。

不過我覺得佢只不過係個自以為係公義的化身,純正(兼正
氣)到無可再純正的天主教徒(奴)。各位非基督徒寬恕佢啦


或許關顧離教者都係唔好留比教徒做會好0的...XD!

公義的化身,匿名者,一定係夜遊杜拜係新聞組招惹過來的。夜遊杜拜記得係邊度講過「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嗎?

我無講過喎,不過我學番黎0者
尤其是那位"恩師",我經常將佢的名字 - ngshunchiu 常掛咀邊哩!!

我只是議事論事而已.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