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往生前夕《成報版》 » | 解讀醫療新聞 » | 瑣務瑣語 » | 一個好人 » | 再多 » | 核試 » | 診金 » | 我累了… » | 中秋 » | 不要怕信耶穌… »

死亡

牛津大學醫科入學試的其中一條問題,是「一個人到怎樣才算死」。

「死亡」是全世界最容易也是最困難的課題。還記得在醫學生的年代,跟隨醫生通宵當值第一次見證「CERTIFY DEATH」的過程。當病人不能再被喚醒,沒有呼吸以及心跳,血壓、脈衝都量度不到,腦幹條件反應停止,而心電圖已變成一條直線,那時候醫生就可以證實病人死亡。

隨著移植醫學以及深切治療醫學的進步,死亡的定義就由心臟呼吸的問題轉移到腦部活動的問題。「腦死亡」是指「腦部包括腦幹功能不能逆轉的停止」。腦死亡的概念在歐美已經有四五十年的討論,在香港還只是近十年的事,而實際上仍然有很多人(當然不是醫護人員)不接受腦死亡等於死亡的概念。

不過,最可怕的死亡,一定是「腦未死心先死」,這個心不是指心臟,而是指內心。有很多人,活著就只不過是行屍走肉,沒有愛心、理想以及情感,處處只會為自己著想,整個世上只為他一人而運行。有些人每天活著也不知自己為了何事,返工放工等吃飯,每天無所事事浪費青春。這兩種人活在地球上,與活死屍其實無異。在某個意義的層面來說,他們其實已經死了。

由於人身雖死,浩氣卻永久長存,精神留在人間,音容依然宛在;由些人雖然生存,過的日子就像行屍走肉,活著只是浪費地球的氧行;一個人到怎樣才算死亡?不一定做醫生才可見證,你和我身邊的同事或朋友,可能有不少已經早可以被界定為「死亡」的行列了。

又有些人雖然活著,但在他朋友眼中已經死亡,朋友對他不瞅不睬,不聞不問,無興趣理會他的近況,更不會關心他的傷痛。

話說回來,每個人都有責任去處理自己的情緒和傷痛,朋友有時也愛莫能助,有心無力,只好體諒朋友的處境,多給予空間。
(續上)

又不是人人都那麼想生存,只是每天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仍然活在這個反智的世界上便不想生存,只因為要對某些人諸如父母/配偶/兒女/情人/朋友負責,所以要繼續無奈地生存下去,管它有沒有靈魂。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