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運動 » | 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 » | 醫學生 2 » | 教會 - 吉蒂貓飲冰室 » | 醫學生 » | 投訴 » | 紋身 » | 學習活在自我,莫問旁人眼光 » | 暗瘡 » | »

夜半一點鐘

夜半一點鐘

夜半一點鐘,已經連續工作十七小時,還有十三小時在前面等待著我。

過去一小時處理了三個由急症室轉介的內科急症。三個都是肺炎,其中一個情況較嚴重正接受緊密的觀察,看來今晚也沒辦法可以休息了。

小時候非常喜愛杜德偉先生的音樂,不僅是他天生特有的音域和舞步節奏感,最重要是他和當時得令的四大天王比較,他較有個人風格和獨特的音樂方向。他音樂反映的世界,不是屬於十八廿二的妹妹仔又或十三四歲yes一族的學生妹,而是能和青成年聽眾產生較大的共嗚。那份「都市/都會」的感覺,只有他才可以唱出來。

這當然建功於為他填詞的好手,也得歸譽於華星的功勞。

其中一首歌叫《夜半一點鐘》,應該是林振強先生作詞,是一九八九年的作品,當中有以下的佳句。

思緒也塞到極點 靈魂呆滯欠熱度

凌晨自有 明日報告 無謂今夜別研討


畢竟是十六年前的歌,可是對著今天的我,那寫照依然沒有改變,再配上杜德偉的舞步,就將都市人通宵工作的無奈和被壓抑卻未死的動感演繹出來。

可是,今天的歌,又有多少反映我們實際的生活,並和你內裏的靈魂產生共鳴?今日杜德偉已難回復昔日紅透兩岸的光輝,林振強也離開我們而去。可是青成聽眾對歌曲還是有要求的,究竟幾時才會再出現那些和時代有迴響和生活悠關而節奏震撼的流行曲呢? 還是依舊聽著你個大男孩在《眼紅館》唱「我失戀會喊」呢?

(後記,起筆時間為夜半一點鐘,之後再收多三個急症,現在已經是四時了,其中一個由警察局轉介來的神智不清過案…看來想小休的機會也非常渺茫了……)

零時十分 倚窗看門外暗燈
迷途夜雨靜吻路人......
也是林振強的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