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非法內容 » | 我的善寧構想 » | 悼山 » | 死得平安 » | 中大充電池 » | 強闖車門的代價 » | 活動推介 » | 非法行醫 » | 十萬人的急症需要 » | 十年前後 »

星期天再談談黃國堯

宣道會,你是否厚顏無恥?

宣道會觀塘堂(宣觀)於今年三月廿三日發表聲明,聲稱黃國堯牧師的離任,跟他對同性戀問題及性傾向歧視立法的觀點並沒有關連。 同時,宣道會香港聯會亦像殺害彼拉多的耶穌清洗了雙手,發表聲明指出觀宣會「炒黃」一事合情合理,其總幹事姚添壽牧師只是負責「協助勤退」 。並批評《時代論壇》有關黃牧師被勤退的報導作出反擊和批評,指其為「單方面之言詞」,對教會產生不必要的誤解。而明報曾經報導有關的風波,可是只透過資深會友之言,淡化事件為「牧師和教會意見不和」,亦沒有就當時身處外國的黃牧師作跟進報導 。

不幸地,黃牧師終於透過獨立媒體,向公眾發放宣觀向黃國堯牧師提出自行請辭的「勤退信」。當中不僅暴露教會審查言論的可怕,更向世人顯示教會思想壓制的黑暗,一言堂的個性,以及以言入罪的白色恐怖。

教會勤退於之不合的工作人員,本來是無可厚非的事情。可是引文當中可見到宣觀堂多次就黃牧師的網上影評,甚至是所選擇的戲種而打加鞭撻。例如探討電影《深喉》的情色話題和時代變遷的關係,就被批評為「對弟兄姊妹無益」,甚至會影響沒有足夠成熟程度的少年弟兄姊妹。電影使人張開眼睛,觀察更多身邊的事物和不同的看法,但對於宣觀堂來說,擁有一個熱愛電影的牧者,對他們來說,其實只對其自我封閉世界的一種威脅。

此外,教會在勤退信批評黃牧師多次在其網頁和報章上,刊登於主流教會意見不同的言論,特別是多次對明光社的批評(見4.1項)。對於觀宣堂來說,凡是與主流教會不同的意見和立場,均不可以作公開討論,要以「私下解決」作為處理的要點,並批評黃牧將這些問題帶到公眾層面,會令「魔鬼坐享其成」。宣道會在同性戀和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一直誓死跟隨的立場路人皆知。可是禁止一名牧師就這公眾議題帶到公共空間作出討論,就真的是第一次聽見。難道只有發表於主流立場相合的意見,一個基督教的牧師才有半點的言論自由嗎?

事件讓我們看清楚,究竟是誰玩弄文字,誰在說謊。當一次又一次宣道會聲稱黃牧的離開與其言論沒有關連,但我們在勤退信可以清晰看見黃牧被以言入罪的影子,究竟宣道會的誠信還有幾多剩餘下來呢?

一個沒有誠信的宗教群體,一個欺騙市民大眾的教會,一個手持聖經但滿口謊言的宗教組織,一個自稱擁真理卻禁止對真理作出討論的教會,我們可以如何待之呢?姚添壽牧師,請你就此醜聞立即辭職。

延伸閱讀:
1.《以言入罪 真理何在》,內附黃牧被勤退的信件

睇過那封好長好長既信

每個人對事情的看法都可以不一樣。一個覺得黃牧師那些批評沒有問題,另一個可以覺得有問題。這些都是很主觀的經驗,對與錯,沒有一個很客觀的標準。

既然在一個組織裏面打工,就應該跟裏面的遊戲玩法。如果不滿意的話可以 quit 工。組織的權力核心也可以"炒人魷魚"。至於被炒後的反應可能人人各異,不作討論。

畢竟明光是屬於宣道會的,或許核心人員希望保持一體性,又或者教牧同工對牧養的理解不同,所以才有此次不滿。要承認黃牧師的風格比較前衛,並不是人人都可以接受得了。這個分歧越滾越大,搞得今天的田地。

我反而會思考黃牧師的做法是否最恰當。可以理解到"被屈"的心情,知道黃牧師為潮流文 化反省,信仰公義層面,都做過不少事。但他這樣的做法,對宣道會固然不好,對整個基督教界只怕也會帶來壞影響。中國聖賢講得好:「和而不同」。用愛心說誠實話是必要的,但是否用這方式講,個人認為有保留。

無錯,講得很功利。但人並不完全,教會並不完全,對嗎?

如果真的那麼合理,為何不敢承認﹖

耶穌的風格在當時猶太人中亦是比較前衛。他對猶太宗教領袖的批評方式,恐怕也會被當時的人認為對猶太人這個「組織」不恰當、不好吧!

當然我無意將黃牧師和耶穌比較,我亦不覺得黃牧師一定是好的一方,我只想回應上面那人對教會看法。如果教會和其他一般組織沒有分別,那教會還是教會嗎?

I totally agreed with anonymous. So many christians are so obsess with their fellowship and they sacrifice their pursuit for truth. The church is nothing but a private club. Why go to church?

忙左幾日,遲左回應

我想在我的文章裏並沒有說教會有沒有錯,只是想提出另一些角度讓大家去思考。起碼從信件中可見,並非因為單一事件而辭退黃牧師,其根本原因是大家的作風立場都不同,溝通唔到。

我只是覺得,用「以言入罪」為題,而沒有思考其他原因,未免會以偏概全。我明白大家很關注言論自由,但單單注重這點而忽略其他因素,也並非一個完整的反思。

教會固然不應是一般機構。但教會管治也會有著所有機構面對的問題,例如員工是否和機構的大方向一致...

實際上,黃牧師探討deep throat,我倒很有興趣。在哪裏可以找到?

「我想在我的文章裏並沒有說教會有沒有錯,只是想提出另一些角度讓大家去思考。」多取巧的說法!沒錯,他/她的確沒有說教會有沒有錯,批評的只是黃牧師而已,所以請不用再嘗試給人「立場中立」的錯覺。

「至於被炒後的反應可能人人各異,不作討論。」既然不作討論,又何來以下的討論:「我反而會思考黃牧師的做法是否最恰當。可以理解到"被屈"的心情,知道黃牧師為潮流文 化反省,信仰公義層面,都做過不少事。但他這樣的做法,對宣道會固然不好,對整個基督教界只怕也會帶來壞影響。」提起這段文字,我也很有興趣知道,究竟黃牧師幹了什麼大事,對「整個基督教界」帶來了什麼壞影響-抑或只是有人在上綱上線?

沒錯,人並不完全,教會並不完全。那又如何?一般機構若有不足之處,應該做的是尋求改善的方法,而不是說句「是的,這機構就是不完全的了,那又怎樣」,或把意見或做法有所不同的人趕走便是。「教會固然不應是一般機構」-這大概便是所謂教會與一般機構的不同之處了?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