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一談社區組織協會指責 » | 錯過.愛 » | 給朋友的朋友的信 » | 校友評議會的AGM登記 » | 肥醫生的博客 » | 頭痛 » | 釣書 » | 三十六元四角五仙 » | 不負責任 » | 中神還有僅餘的風骨嗎? »

再談社區組織協會指責

志願團體對病人和家屬的關心,對病人的復康以及家屬的支援起了很有建設性的作用,但部份團體終日無視醫學證據,以及一個疾病的自然發展過程(natural cause),為病人家屬製造虛假期望,加上傳媒的推波助瀾,使病人和家屬產生不切實際的要求,進而影響醫患關係。

凌鋒來港,無疑可以給予醫學意見。如果你問我,中醫的確對神經疾病的復康有所作用,但多份國內外的研究部告的效果其實不太顯著,最重要的是,部份研究的設計本身,其實有很多偏頗(bias),選擇合適的病人(patient selection)以至成果的評定也很有問題。

實證西醫和實證中醫的分別在於,西醫較中醫更知道自己的局限,在西方醫學的醫學期刊,你可以見到大量的負現象報告(negative study),即是說「甲藥對xx病的治療沒有幫助」,這些negative study在醫學上與positive study有同樣的地方,同樣受人注重(當然不會受藥廠所喜愛),因為這會幫助我們更加明白,某一治療方案又或檢查,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什麼。這是中醫的醫學期刊至今非常缺乏的一面。

最近做了一個針灸對血管性老人痴呆症(vascular dementia)的期刊檢視(journal review),發現不少研究均指出針灸對這類老人痴呆症均有所幫助。本打算將國內的研究成果大加應用,使更多病人可以受惠。

可是,當我們再細心檢視其研究報告內容,就會發覺論文的撰寫以及資料提供非常有問題。例如神智認知分數上沒有足夠交代,實驗期和覆檢期與一般大家慣常的做法不同,部份否定其立論的重要數據更加從缺。

對醫學論文進行嚴評判讀(critical appraisal),是將醫學證據運用於臨床應用的最重要一步,沒有這一步,那麼你找一個西醫和一個巫醫來看病,其實沒有太大的分別。醫學知識的運用,不是隨便湊集一兩篇論文就能定奪,每一份論文是否可信可靠,以及其推斷在實際運用上的可能,都需要經過嚴評判讀這個過程。

英國牛津大學在二零零一年將醫學證據分為五大等級

第一級:系統性回顧分析(Systemic Review)經一個或多個隨機臨床對照研究後所得的結果
第二級:系統性回顧分析由數個「群組比較研究」(Cohort Study)系統回顧後所得出的結果
第三級:就個別病例進行系統性研究所得出來的結果
第四級:某家醫院、醫學院自家的經驗報告
第五級:未經醫學考證的專家個人意見、經驗和實驗結果

那麼,這些專家意見,又有幾多醫學證據?

「莫加創」(DO NO HARM)是醫生第一大的誡命,畢竟提出那些山埃建議容易,但當執行時如遇上突然惡化,病人受到傷害,負責的卻是誰呢?

當大家一窩蜂地對高壓氧有很大的期望,當病人家屬批評病人遲遲未能接受高壓氧的治療,大家不如嘗試考慮以下的問題呢?

1.高壓氧有什麼已被確認的治療作用?
2.高壓氧治療有什麼風險?
3.凌峰教授所說的,是屬於專家所言?是屬於有其醫院的多年經驗?抑或已有足夠實證醫學去支持?
4.消防處於昂船州的高壓氧治療儀器,其原來設計是否用於凌峰教授心目中的用途?
5.高壓氧對腦缺氧損害有什麼醫學證據?
6.高壓氧用於朱振國的情況,是好處還是害處大?
7.如果朱振國接受高壓氧治療時,有併發症甚至是死亡,應該又誰負責呢?

再進深閱讀:

其實大家也可以來個小型的嚴評判讀,你只需要拿三十分鐘時間,仔細看幾個網頁,再回答我這些引導性問題,你就會對高壓氧治療有更深和更有趣的認識。

開始。

1.香港潛水及高壓氧治療中心
先看「中文」的簡介,特別是最下方高壓氧在不同方面的應用。然後看看其英文簡介以及主要針對的對象。然後再看看中文的服務對象。

2.亞洲高壓氧中心有限公司
中文頁會先告訴你「高壓氧」「經多年臨床實驗」,已被建議在缺氧性腦病變中使用。
如果你是女讀者,我相信你一定會被下方的「對女仕美顏護理有一定功效」這句所著迷。

3.美國高壓氧醫學學會
你會見到他們所接納認為有需要考慮使用高壓氧治療的疾病清單

4.太陽報四月廿八日的報導

社區協會組織的朋友,是否連上網搜尋資料也不慬呢?究竟是誰在誤導誰呢?

終極閱讀:網上醫學參考書eMedicine有關高壓氧的一課

雖然有很多功課做,不過路過又想吹下水:p...

Alternative Medicine 幾時都係咁爭議... 其實西方重視的是實證,無可置疑比中醫進步,而中醫辯說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所以是不能比較和驗證。要信誰,好睇個人。

我覺得如現有的西醫方法不能解決,嘗試新的療法, 而又讓他們知道並自己承受未知的風險,可能會有新的突破,只要大前提係醫師唔可以呃人。

因為我們不能排除好多好的科學理論都係又迷信發展出來,好似化學都係又鍊金術演化出來。

當然親人能否替昏迷病人拿主意,我不知道。

其實董生之前話開中藥港,中醫可以在香港以更嚴謹的精神研究下去,好似針灸等, 我覺得會幾有用。

不能比較和驗證﹐是簡化了的說法。不能妄加比較﹐不能輕信驗證﹐亦不是高明了的說法。中醫雖然堅持主體獨特性﹐相信同一個人同一個病也會有變﹐但作為治療﹐作為論述﹐大多數行為都是一落筆就要靠經驗談。

略有經驗的中醫﹐會知道中草藥藥性會因出產地和每季收獲而不同﹐但依然會建立出評估藥性的相對標準。中醫會知道同一藥才﹐藥性的差別能提供更活靈的調節空間﹐但更明白﹐用到上手時﹐標準的東西是最可靠和汎用。

很久沒見兩位了。

如果認為中醫的治療是以個人為本度身訂做,而西醫只講求醫學證據,所有人都用同一治療方案,其實是一個天大的誤解。

坦白的說,西醫在處方治療時,一樣認為每一個人是不同的個體,所以大家所獲得的治療方案所不同。同一個人同一個病也會有變,所以處方時的方案選擇也會有變。

但實證西醫會問多一個問題,不同的個體中什麼不同的元素,會導致這樣的分別呢?這一條問題,其實連中醫也正在問。

如果是五十年前的中醫和西醫,很多時候一個臨床的決定是依據個人的經驗和喜惡。

但就算是國內頂尖的醫學院,又或台灣的醫學院,已經不會也不應行這一套了。

實證醫學,不僅是大量倚靠醫學的數據,走出來一步,其實一個醫師本身的自身經驗已經也是「醫學證據」的一部份。

可是,正如之前所說,以單一醫師的經驗,只可稱為專家之言,以單一醫院的多年經驗,只屬於「第四級」的證據而已。

所以問題就是,凌峰之言,是否適用於朱振國的個案,以求為什麼,這將會是一個基本治療前要回答的問題。

我個人一向認為(其實不是個人之意見,而是不少中醫專家的意見),針炙本身對慢性痛症有一定療效,對神經復原的療效就未必較顯著,但如果資源無限,也值得一試。

有一樣分別,針炙的負作用,除了痛楚,基本上是零,加上警方已經承諾無限量支持朱振國的治療,我絕對支持使用針灸的嘗試。

可是高壓氧可不是一個簡單的玩意,詳情請看我所給的網頁。

返工先…請呀。

我只係大學讀過點中醫史嘅course,略知皮毛, 兩位見笑啦:p ! 其實我自己本人都好憎個d惟利是圖,無病講到有病嘅庸醫。

好似胡醫生所寫的這類文章,係主流傳媒搵唔到,如果多d人睇到,多點理解,多點理性討論,相信事情不會到這個地步。可惜宜家傳媒d報導都太表面。

唔好意思呀,胡醫生,要趕功課唔得閒睇高壓氧d link。不過我明你意思!

有一個dilemma想問下架,如果一些病人 決意要執行一些專業認為有害的療法, 佢亦知道風險而又亦願意自己承擔所有責任,咁比唔比佢試?

比佢試好似係害佢,唔比又好似剝削佢嘅權利...

如果病人自己堅持的話,佢要搵巫醫都可以的。醫生只有責任講清楚風險,病人決定要用,醫生是可以讓他試的。如果醫生自己認為那方法不妥,頂多讓病人簽 refusal form 吧﹖

那五大等級相信不是牛津的發明,是世界循證醫學組織(考科藍分)共用的。

想起知廣醫生「懶幽默」的那一句﹕
「可惜你進了一間西醫的醫院」:p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