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戴志偉和林源三 » | 再談賠償 » | 賠不了 » | 年青的醫生 » | 止蝕 » | 為上帝辯說 » | 給天父和父親的父親節禮物 » | 越過我們而去? » | 世界盃飲食攻略 » | 醫生的肩膀 »

耶穌釘孔的麻醉效能

今日在教會聽到一個「見證」,一個年約二十歲的青年人去分享他做手術的經歷。

他因小毛病要接受一項小術,雖然這只是一個局部麻醉的小手術,但對他來說,始終是人生第一次有類似的經歷。

他形容自己臥在簡單的手術桌,醫生便開始在他大脾中間注射局部麻醉針。但他抱怨局部麻醉針是否沒有足夠藥力,他仍然感受到有數下針狀物體在他的身體中穿插,令他感到痛苦非常。

此時候他突然想起主耶穌在十字架釘身的經歷,並感受到祂手心釘孔的痛楚,回望自己那數下針狀物體的穿插,立即感受到主耶穌的大愛,並且有勇氣繼續面對這個手術而無懼任何的痛楚。

奇蹟地,就在那一刻,「因著上帝所加給他的能力」,他不再感到任何痛楚。雖然下了麻醉藥仍然疼痛,但上帝令他有能力面對,沒有痛苦出現,最後手術得以成功,他也衷心感謝主給他力量渡過。

聽完這個見證,望著這位聲線非常迷人,甚有推銷員感召力的年青人,如果我不是讀醫科,我真的立即會被這些神蹟所吸引,甚至對這醫治感到完全降服五體投地。

因著手術的落刀或針孔所引起的疼痛,而遙想起主耶穌在十字架為世人釘身的痛苦,並且加以默想和紀念,對我來說,是一個正常和理性的宗教行為。人往往在痛苦中,才會激起其宗教感,甚至心靈得以與「受苦的上帝」相連。

可是將之說成「因著上帝的力量而不再感到麻醉藥的痛楚」,那真箇是有點兒牽強。無論是局部或全身麻醉藥,其藥力都不會是在一兩秒能夠見效。

所以在局部麻醉手術時,很多時候不是一下針便開刀,有些病人會等候一兩分鐘甚至更多時間讓藥力發揮,有些時候進行較大面積的局部手術,甚至需要在更多的部位注射針藥。

所以該年青人默想主耶穌的手上釘痕,再不感到痛楚,原因很簡單,因為麻醉藥開始發作。

我不介意教徒用自己的生活經歷去販賣耶穌的道理,但有時真的需要用一些「common sense」,可以不可以?

延伸閱讀:方潤日記六月廿四日對教徒的評論

I think he is under a regional block. This type of anaesthsia usually need 10-15minutes to take action, classically we need to wait for 10minutes before surgery benign.
If the effect of praying is as good as classical LA, I won't waste my time on leran techique in LA. Hostipal Authorithy will thanks him so much that she can cut budget on buying 1% Ligoncaine and needles ^.^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