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梁振英和李國章 » | 死後不想被人破壞 » | 當醫生賣廣告 » | 醫身容易醫心難 » | 藤原效應與方潤效應 » | 胡扯專業 » | 會考放榜前夕經過旺角 » | 反戰的燭光和盂蘭的煙火 » | 零分的感慨 » | 情感的錯配 »

戰敗日前夕的停電

明天是日本在二戰戰敗投降六十一周年的紀念。想當年皇軍為了建立大東亞共榮圈,揮軍侵略東亞,每一串血淚,總不是用一句「對不起」就此作罷。

在這紀念日前的一天,東京發生有史以來非天災所引起的最大停電,整個東京的交通陷入癱瘓,特別是事故發生在星期一上午上班時間,在電視畫面甚至可以見到乘客要由路軌逃生,雖然據報沒有做成人命傷亡,可是其影響之鉅,以及金錢上的損失,實在難以估計。

可是,無論是透過傳媒報導,抑或是主要新聞網站報導,雖然過百萬戶停電,但整個城市沒有陷入混亂狀態,相反,你可以從畫面上見到市民有秩序地守候在列車當中,又或整齊地排隊去登上接載的巴士。警察井然地指揮交通,卻見不到市民的抱怨和辱罵,又或街頭上你推我撞的情況。

換了是香港,如果是彌敦道停電兩小時,地鐵停駛,有人被困,我相信這星期香港的新聞必定為此吵鬧不停,電視畫面只會看到因為趕上班而在巴士站爭先恐後的人龍,甚至為此大打出手。這份醜態,必定有機會繼巴士阿叔後,成為國際花絮新聞頭條,讓香港成為世界各地的恥笑地象。

所以你無論如何憎恨日本,(我敢寫包單那些透過補習社中史考取甲等成績的人,有一半未必知道什麼是三年零八個月),你也不得不佩服日本人那份紀律性,這份紀律性,正正是日本當年所向披靡還掃東亞的原因,亦是戰後經濟得以極快地重建起飛的動力。

六十年後的香港,我再不可能期竟有多少年青人還記得這段國仇家恨,我只恐怕,每天喝著日本漫畫的奶水長大的會考零分MK人,只慬記誦光榮KOEI的電玩遊戲攻略,卻從來不問一問,這個戰敗國為何成為五十年來最成功的國家,究竟他們有什麼國民質素以及發展供略值得我們借鏡呢?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