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把創造論科學包裝起來 » | 垂死一刻 » | 點文:被全世界遺棄 » | 當人命成為數字 » | 福音車大炮 » | 回香港家書 » | 1L0VEU » | Chochinov筆記3 - 你如何看病人 » | 百萬人圍城 » | Chochinov筆記2 - 尊嚴治療 »

再作馮婦?

離開舊教會已經兩年半的我,最近有舊同學提起不如趁舊教會在大角咀舊區植堂之際,重新加入舊教會。

一間不以「人」為關注的對象,只講求「業績」以及「業務擴展」的教會,每年都和你計算「崇拜人數預期增長」這些硬數字,但從不關從教會門口流失出走的人生命狀況的教會,老實說,留在那兒比死更難受。

從前還在舊教會的時候,與一些比我更早離開的朋友談起,不約而同都會說起,舊教會欠缺「人」味,只把人當成出席的數字。

我從前也不太明白,但當到我離開後,我終於有所體會。離開教會兩年多,我惟一一次收到傳道同工的留言,是在我離開教會數星期後,詢問我是否還會依期擔任崇拜的招待人員。

教會除了把人當成「工作力」和「生產力」去計算外,就再沒有看這個人多一眼。從來沒有一個傳道同工問過我,為什麼離開舊教會。這兩年半,我一份由教會寄來的信件也沒有,不消說會友大會的信件,甚至連一張查問我是生是死的關顧卡,也不見半張。

這個「半實驗」,正好引證之前比我更早離開的朋友所言,教會不當人是人。這份感覺和經驗,有次和一位離開五六年的朋友再談起,仍然有相同的感受。

我把這個感受和感覺,以及那份「負情」告訴我的舊同學,換來的反應卻是「我緊張的不是恩怨可以如何了斷」。

恩怨是否了斷,對我來說根本毫不重要,又有幾多恩怨真的能夠了斷?我根本不相信世界有完美的教會,只有著重人生命以及當人是貨財兩種不同的教會。

更何況,君子報仇十年未晚。有心去顛覆教會,還是在教會體系內比較方便。本來,這個重回舊地的邀請,就是最合時不過的了。

不過老實說,我經常懷疑,對教會來說,我相信無論我正在生存抑或死亡,都她們根本毫不重要。又或者,她們早以為我在沙士一役時已經暗暗地去世。

一所不著重「人」的教會,一些看人為數字的教會。當一個教會把人作物化又或量化,我知道就算我回去,總有一天又只會吵得很勁。又加上我對傳道人沒有那份「尊師」之心,回到舊教會,恐怕只會增加我每天在博客左插右駡的提材。

我真的很愛西九龍這個所區,所以我選擇在長沙灣這間醫院工作。我的心仍念念不忙大角咀這個我出生的社區,當今日報導大角咀中匯街有人燒炭自殺,我就更想起這個舊區當中有不少正在嗟噗的心靈。

可是,要我參與欺騙我所的舊街坊去參加一間只看重數字不看重人的教會,就算過到良心那一關,也過不到聖靈的呼聲。

昔日,我曾很努力勸那些離開教會的朋友重回教會,但今日當我設身處地後,我明白他們當日拒絕的原因和理由。那已經不是什麼恩怨,我從來不介懷教會是否踢我出會,取消我的會籍,終止我領聖餐,甚至是公開譴責我的背叛。我只擔心,一個又一個對生命終極盼望渴慕的心靈,去到一間有「數性」無「人性」的宗教場所,只會變得更為饑渴,更為枯乾。

「離開舊教會已經兩年半的我......」沒有新,何來有舊呢?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