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愛到一半 » | 禁煙 2 » | 心痛 » | 禁煙 1 » | 新年快樂嗎? » | 置頂 star.salute 天星.遺情 » | 新年「奇」望 » | 地震絮語 1 » | 懷念李建華牧師 » | 平安夜的孤獨滄涼 »

看化死亡?

朋友的朋友的家人去世。

朋友問我,是否醫生已經看透了一切,甚至是看化了一切,對死亡已經無動於衷。

類似的問題我已經被問不下於百次,特別在老人科工作,我的病人家屬經常問我這問題。其中一個最常見的場合,就是我向病人家屬提出DNR,即是「不作心肺復甦『搶救』的決定」。

醫生並不比平常人更明白死亡,只是比外行人更明白步向死亡的痛苦。

事實上,很少人有面對死亡的直接經驗,有的都只是一兩次的個案。死亡固然帶來哀傷,但某個程度來看,死亡對死者來說,可能是一種解脫。

死亡的恐怖,在於對前路的不可知性。瀕死的痛苦,卻是可以預見。是故醫生更關注的,就是如何去幫助一些明知將死的人,減輕他們步入死的痛苦,並維護他們最後一程的尊嚴。

對我來說,如果步入死亡是一個正常的過程,我就不相信我行入最後一程的時候,要赤裸身軀,被數名醫生和護士瘋狂地壓著心口,幾條肋骨破裂,並在我胸口連上數百焦耳的電流,並在我人生最後的十數分鐘,被插上一條又一條的靜脈導管。

醫生不是把死亡看化了,而是明白既然死後的世界並非醫學所掌握(這是宗教的問題),那醫生的著眼點,又或人可作的努力,就是令最後一程的路上不要太辛苦,甚至是可以含笑而終,那就已經是盡了人事。

面對死亡後的世界,那並非我學科的專長;面對死亡,卻是你和我必須關心的問題。對死亡,你我可能無助,但步入死亡之路,你我卻可以掌握,並且走出燦爛路途。醫生看到的,就是這些。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