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玫瑰呼喚 » | RISK訪問 » | 哀慟.反思.蒼茫 » | 工作與男女人 » | 恐慌與認知不相稱 » | 以和為貴?其實我介意 » | 星期天再談談黃國堯 » | 非法內容 » | 我的善寧構想 » | 悼山 »

院霸

院霸有兩種。

第一種是行得走得行動自如型。他們可能因為某些問題而入院,經檢查甚至醫治後斧拒絕出院,一開頭醫生會給他一至兩日時間,後來可能是一兩星期,甚至是一兩個月。這類院霸一開始還會見一些非常模糊的病徵來「誘使」醫生讓他們逗留多一兩天,但後來卻會以家庭理由為藉口要求延遲一兩星期才出院,到最後就會拒絕出院,把自己的私人物件甚至是床單也帶回來醫院的床位。你打開他們的櫃桶時,分分鐘可以找到數十盒比醫院正餐美味多倍的零食杯麵。對他們來說,醫院病床就是他們的家,除了要往對面街的便利店買香煙抽,醫院就成為他們的生活以及社交場所。

這些個案,多數早已驚動高層顧問醫生甚至院長,也有社工精神科醫生甚至心理專家來作過評估。根本找不到任何要留在醫院的原因和理由。可是每每你要求他們出院,他們就會有極大的反應,有些甚至可以找議員記者來威脅醫院。因為他們長期住院,多數已經申請了院費減免,這批人多數為無業者,且拒絕任何的就業或公共中途房屋分配安排。可恨香港不能像中國,把他們強行送出醫院門口,就算送出他們也會在急症室喊生呼死。這種院霸無論是急症醫院又或復康醫院均可以見到。

第二種院霸是被迫留院者。他們多數因為惡疾而導致身體癱瘓,藥石無靈。而醫院亦沒有進一步的治療可以給予,但在家人強烈反對以至壓迫下,就算該病人沒有需要接受醫院的照顧,可以回家或於老人院舍居住,仍然出院無期。當中以中風又或創傷性腦缺氧(如撞車)的病人個案最常見。在發病初期病人的神智和自理程度受到破壞,生活行動需要倚靠別人,甚至不能言語表達情緒,要求餵飼管吸收養份。醫學始終有其限制,但病人家屬多不願接受病人因為疾病而身體有所轉變的事實。以護理為理由拒絕出院,甚至透過法律程序和議員壓力,強行不一個不需要再在醫院接受治療的病人留在醫院的病床。有些個案家屬抱著不合理的期望,認為奇蹟一定會發生;有些則推說不相信病情的惡化以及低復原可能性。這些沒有復康潛能的病人,很多情況穩定後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甚至一年後,仍因家人的壓力而留在醫院。醫院就繼續成為廉價甚至免費的高質素老人院。這種被動性院霸特別在復康醫院中常見。(復康醫院的工作是復康,不是價廉物美的老人院。)這些個案,真正霸著醫院的,是病人的家人。

我們只慬為選票而為市民的立法會導議員,就這批浪費公共資源的人持什麼意見呢?

明報新聞零五年四月廿八日 《沙田醫院員工聯署促關注復康院院霸問題》
明報新聞零五年五月十一日《院霸佔病床15% 最長住6年》
商業電台五月八日的新聞報導《政府考慮對院霸停發綜援》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